歡迎您進入婁底市交通建設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!
公司業務

Projectt

▼ 投融視角

私募股權基金進入平穩發展期 將更注重規模化專業化

2017-12-15 13:11:39      點擊:

近幾年,在“雙創”的浪潮下,私募股權基金行業被推到了聚光燈下,也讓行業內的基金和管理人數量實現了井噴式增長。根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11月底,中基協已登記私募股權、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12764家,管理正在運作的基金27560只,管理基金規模6.93萬億元。

但在近幾個月,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數量的增長開始趨于平穩,上海、深圳、北京、浙江(除寧波)、廣東(除深圳)五大轄區私募基金管理人集中度也呈現逐月下降的趨勢。這預示著,數量持續暴增的私募股權基金行業開始進入平穩發展期,甚至即將面臨洗牌。


基金數量增速放緩

根據中基協的公開數據顯示,截至2015年1月底,中基協已登記私募股權、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4276家,管理正在運作的基金4025只,管理基金規模1.67萬億元。近3年時間過去,這些數據分別翻了2倍、5倍和3倍。

2017年年初以來,私募股權和創投基金管理人月度登記數量比2016年增長72.2%,總體仍然呈現出高速增長的態勢。中基協黨委書記、會長洪磊此前在一場會議上透露,我國各類私募基金管理總規模由2014年12月末的1.49萬億元增長到2017年11月末的10.83萬億元,不到3年暴增6.27倍。在這當中,私募股權和創投基金起到了巨大的作用。

業內人士指出,國內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數量在過去幾年之所以呈現井噴式增長,跟中國的經濟發展現狀是離不開的。“中國正處于一個機會多、市場大的階段,對單只基金要求的資金量相對較小,私募股權基金行業進入的門檻相對不高。這么多基金的存在有其合理性,對行業的發展起到了促進作用。”方源資本總裁唐葵說。

而從中基協近幾個月發布的數據情況來看,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數量的增速已經開始放緩。從今年8月到11月,私募股權、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數量分別為11950家、12352家、12617家以及12764家,增速呈現出逐月下降的趨勢。此外,從今年9月份開始,中基協的數據報告中就持續提示,上海、深圳、北京、浙江(除寧波)、廣東(除深圳)五大轄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集中度呈現出逐月下降的趨勢,一方面有私募股權基金向五大區域外延伸的原因,另一方面也與管理人數量增速放緩有關系。

“行業仍然會穩定地增長,但是從2014年至今的爆發式增長已經基本結束了。”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、董事長卓福民認為,從近段時間的數據看,在當下基數比較大的情況下,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數量的增長已經基本趨于平穩。他認為,當下市場上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、基金數量、資金如此多,但是其資金流向的出口還有一些問題,存在資金錯配、名股實債等問題。在政府加強監管、防止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當下,資金再出現大的爆發性增長可能性不大,反推回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數量也很難再出現爆發式增長。


頭部效應開始顯現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據中基協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,截至11月,中國已登記私募基金管理人平均管理基金規模是5.84億元,100億元規模以上的基金管理人數量是185家,50億元到100億元之間的是231家。這意味著整個行業中絕大部分基金管理人規模很小,在很多人看來,這些小機構在持續發展能力、專業化等各方面表現都會相對較弱,在未來行業的競爭中或許會被淘汰出局。

在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數量增速放緩的當下,不少業內人士指出,未來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數量可能會出現較多減少。唐葵表示,根據美國的經驗,投資和回報都在向頭部集中。硅谷的統計數據顯示,整個風投行業創造的總體利潤中,有80%是由行業數量內少于20%的頭部VC(風險投資)創造的,其他絕大部分VC都沒有產生好的盈利。他認為,目前國內也開始往這個方向在走,大量投資往頭部集中。

卓福民也認為,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數量將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開始減少。他指出,根據公開數據顯示,目前美國的私募股權、創投基金的資金額大概在2萬多億美元,管理人數量在3000多家左右。中國目前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數量顯然已經太多,理性狀態應該在5000家~6000家左右,接下來行業會經歷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。“這些頭部的私募股權基金之所以能夠脫穎而出,靠的是專業化和規模化,吸引足夠的優秀人才和創造出足夠的影響力去拿到好項目。”

金浦產業投資基金管理公司總裁呂厚軍對行業的洗牌看法更加悲觀,在他看來,未來中國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真正能實現規模、專業的頭部機構數量估計不到1000家,他更直言,未來幾年就是行業洗牌的過程。

哪些基金管理人可以存活下來?在業內人士看來,由于數量激增、行業競爭激烈,目前行業已經開始呈現兩極分化的現象。卓福民認為,資本市場最終需要看退出,隨著退出越來越理性,Pre-IPO的項目也越來越少。等到大家都看得懂了,這些項目的估值也都比較高,即便是不錯的項目,由于估值過高也很難讓機構投進去。正是這些原因,倒逼行業需要考慮更加長遠的東西,會往兩頭走——一頭往早期深入挖掘好的、有潛力的項目,另一頭往后期跟并購基金掛鉤。

“需要注意的是,后期掛鉤的是大型的并購基金,而不是現在一般的PE(私募股權)投資。根據海外成熟經驗來看,并購是需要杠桿的,但出于股權投資目的做杠桿,是有一定的倍數的,不能亂來。總體來看,行業會趨向更加早期或者更加晚期,尤其是后者需要借助資本并購的力量、杠桿的力量來做,才能讓產業更充分釋放能量。”卓福民說。

呂厚軍認為,對于一個基金管理人而言,其核心競爭力可以用五個詞概括。第一是文化,需要貫穿到投資風格、風控能力、風控水平和風控意識。第二是品牌,需要規模化或者市場影響力。第三是機制,需要運用市場化機制,這是核心問題。第四是專業,包括專業精神、專業水平,要真正嚴肅審慎地做投資。第五是風控,要有合規意識。


未來行業將會怎么走?

可以說,目前私募股權基金行業已成紅海,即將進入洗牌階段。那么未來行業將會怎么走?

卓福民認為,私募股權基金行業未來5到10年的發展趨勢可以歸納為“四化”。

第一是規模化。目前國內基金管理規模在百億以上的基金管理人數量只有185家,非常少。將來行業內的資源包括資金,一定會集中在優秀的機構身上,而且會越來越集中,從而帶來規模化效應。

第二是專業化。在一個基金里面,其投資組合往往是多個領域的。但是不同領域的人做的事情并不一樣,因此逼著行業必須要專業化,基金團隊也必須要專業化,才能了解行業、把握行業趨勢,精準投資。

第三是長期化。目前行業內從投資到退出整個周期高于4年的占比并不高,根據中基協數據顯示,大概在20%到30%之間。在中國已經過了浮躁時代、過了VC/PE普及知識的時代的當下,所有人都明白基金的退出周期會越來越長,所以要有足夠的耐心。此外,資金來源也應該趨向長期化。“我們呼吁更多長期資金,包括保險、養老金更多介入到股權投資中來。”

第四是全產業鏈化。所謂全產業鏈化就是在做法上,從早期到擴張期、到成熟期、到Pre-IPO甚至延伸到并購和二級市場上。

德同資本管理合伙人邵俊認為,未來行業的結構創新,有兩個系統性的機會。首先是人民幣基金年限跟實際的周期不匹配的問題。他指出,國內目前的退出通道相比美國而言是不暢通的。之前國內的基金期限大部分是5+2,而大部分人民幣基金在近兩年已經到了7年的年限,但是還沒能實現完全退出,因此退出的問題受到了廣泛的關注。

他表示,在這種情況下,國內私募股權基金都有PE二級市場的需求。如果能將PE二級市場做活做好,這不僅是一個很好的投資機會,而且能將退出周期大大縮短。這方面的系統性創新,可能對行業形成健康的閉環以及給出資人更早進行現金分配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其次,邵俊建議,可以做一些一級市場跟二級市場混合的基金,這能解決現在行業內普遍存在的一些問題。他指出,目前行業內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流動性,但是對于保險公司、銀行等出資人而言,流動性是非常關鍵的,甚至直接關系到這些出資人的考核、人事變動等問題。而單靠一級市場來產生現金流,從目前來看是比較難的。“如果能適當兼顧二級市場,通過某些機制解決兩個市場之間的平衡問題,將可以解決流動性差的問題。”

邵俊提出,在實踐中,很多投資人在看投資標的的時候,對行業的研究不應該區分一二級市場,而且當下在局部領域和行業已經出現了一二級市場倒掛的問題。但與一級市場相比,二級市場的流動性顯然是好的,如果一個基金管理人固步自封,嚴格區分開兩個市場,可能會影響基金未來的發展。他直言,價值投資就是價值投資,好的標的就是好的標的,如果有創新的結構應該能一舉幾得,可以解決怎樣滿足真正的機構投資者對短期流動性包括分配的要求。在當下一級市場階段性形成泡沫、面粉比面包貴的情況下,要求基金必須買面粉是有問題的。

“未來我們可能需要呼吁整個行業做更多的創新,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體系下,由于VC/PE生存的環境不同,中國不能完全照搬美國的打法。我甚至在想,未來通過控股上市公司然后結合上市公司去做跟投,這樣也許更能突破基金周期、現金分配的障礙。”邵俊說。

Copyright 2017-2020 婁底市交通建設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備17008243號

主辦單位:婁底市交通建設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     地址:湖南省婁底市婁星區湘中大道20號 郵編:417000

技術支持 陽光科技 |

湘公網安備 43130202000147號

铁拳擂台闯关